<var id="lxrpv"></var>
<menuitem id="lxrpv"><strike id="lxrpv"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lxrpv"></var><var id="lxrpv"></var>
<var id="lxrpv"><strike id="lxrpv"></strike></var> <cite id="lxrpv"><video id="lxrpv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lxrpv"><strike id="lxrpv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lxrpv"></cite>
<cite id="lxrpv"><video id="lxrpv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lxrpv"><strike id="lxrpv"><thead id="lxrpv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公告:熱烈祝賀江蘇錦禾高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網站開通運營,事業蒸蒸日上!
全國服務熱線:0514-89880300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公司新聞
新浪秸稈塑料

發布時間:2021-05-21

  你聽說過用稻草、秸稈制成的花盆嗎?這個花盆分為內外兩層,內層遇水后在一周內會轉化為化肥,供花草生長。外層在一兩個月后會隨花草枯萎而腐化,終完全降解。


  環保小花盆只是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制成的一系列新產品中的一種,能完全替代傳統的塑料以及泡沫制品,能做到全降解。


  去年,僅這些新產品就實現6000萬元的銷售額,今年預計銷售額將達上億元。同時,這一技術吸引了風投公司的關注。


  這一切都讓人對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充滿好奇。隨著發明人蘇笑海的講述,謎底一點點揭開。


  厚積薄發


  稻草、秸稈等大量廢棄物都是蘇笑海研究的對象,他也被稱為“綠色環保人”。


  蘇笑海的綠色理念跟他的留學經歷有很大關系。在1990年,蘇笑海獲得了留學德國的機會。留學期間,德國對于循環經濟的重視以及倡導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深深撼動了他,同時也影響了他以后的發展方向。


  1999年回到湖北后,蘇笑海立志要研制、生產、銷售全降解環保生活制品、環保新材料,改變國內普遍存在的“白色污染”局面。


  經過研究之后,蘇笑海打算先從食品包裝做起。開始,蘇笑海只是簡單地利用一些可降解的塑料。在這一時期,蘇笑海吸引了一批大客戶的注意,像康師傅、可口可樂、酷兒等現在還與蘇笑海有著合作。這些原料可做成玉米PLA淀粉基塑料,麥纖維低碳塑料,秸稈環保塑料,低碳環保木塑塑料,低碳家居用品,麥纖維環保餐具等等。


  然而,初期的成功并沒有阻止蘇笑海前進的步伐,他一直在試圖研制一種更環保并且具有創新型的材料。


  “我突然想到,國外有將土豆作為原材料制成了環保包裝材料,這樣做完全沒有污染,而且可以降解,那么我能不能學以致用呢?”蘇笑;貞浀。


  身處農業大省,遍地都是秸梗、稻草等大量廢棄物。蘇笑海靈機一動,何不就地取材,讓這些垃圾變成“香餑餑”呢?


  認定了這一研發思路,蘇笑海立馬行動,投入資金成立了專門的研發團隊!稗r業生物質材料”研制成功花了蘇笑海6年的時間,他終于尋求到了答案。2007年下半年,蘇笑海研發的新項目試水成功。


  吸引風投


  蘇笑海的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,主要是利用農作物資源及農作物廢棄物作為主原料,借助高科技工業手段,加工制造后成為全降解環保包裝緩沖材料和環保包裝容器,以此替代了充盈市場的發泡塑料材料。


  目前,運用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生產的包裝材料已被制成了可替代包裝家用電器的泡沫板、超市使用的食品托盤以及育苗缽,并獲得了6項國家專利以及4項實用新型專利。環保小花盆就是利用這個技術制成的一個產品。


  “我們的技術在全是的,其價格比塑料卻要便宜20%!碧K笑海表示。


  正因為這樣,蘇笑海的這一技術甫一推出,就受到企業的密切關注。目前,英國BCP公司與之達成了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歐洲市場總代理合作伙伴聯盟的協議。


  而德國貝塔斯曼公司也與蘇笑海簽訂了全年的合作協議,由蘇笑海負責提供利用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生產的環保CD光碟的包裝盒。


  就在今年,蘇笑海的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項目吸引了風投的關注。一個月前,硅谷天堂創業有限公司與蘇笑海簽訂了意向協議。若合作成功,將為蘇笑海帶來約2000萬元的資金。


  目前,蘇笑海已經在成功研制“農業生物質材料”的基礎上,開始考慮如何進軍食品保險托盤、醫療包裝材料領域了。

電話:0514-89880300
傳真:0514-89880600
聯系人:晏偉
手 機:13725594799
地址:江蘇揚州杭集工業園翟莊路東首
郵編:225111
球探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