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lrrbh"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video id="lrrbh"><listing id="lrrbh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<menuitem id="lrrbh"></menuitem><var id="lrrbh"><strike id="lrrbh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strike id="lrrbh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dl id="lrrbh"></dl></var><var id="lrrbh"><strike id="lrrbh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strike id="lrrbh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video id="lrrbh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dl id="lrrbh"><progress id="lrrbh"></progress></dl></var><var id="lrrbh"></var>
<var id="lrrbh"><strike id="lrrbh"><progress id="lrrbh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lrrbh"></var>
同聲傳譯,外語好不見得能做同聲傳譯。
來源: http://www.womencarry.com   發布時間: 2014-07-08 15:57   3047 次瀏覽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武漢精譯翻譯,專業同聲傳譯,同聲傳譯是一個對個人素質要求很高的專業領域。除了出色地掌握兩種語言外,合格的同傳必須反應敏捷、口齒清晰、善于集中注意力,而且具有良好的記憶力、邏輯分析能力、概括能力和心理素質。
同聲傳譯,同傳譯員,工作很辛苦,語言水品和心理素質都要相當出色。

外語好不一定能做同傳。

一般情況下,同聲傳譯與會議的級別和規模沒有直接關系,凡是日程緊湊、內容豐富的國際會議都可以根據需要請人做同傳。

長期以來,“只要英語好,就能做同傳”是很多人的認識誤區。不少公司以為,組織國際會議的時候,去外語院校隨便找個學生就可以了。其實,同聲傳譯是一個對個人素質要求很高的專業領域。除了出色地掌握兩種語言外,合格的同傳必須反應敏捷、口齒清晰、善于集中注意力,而且具有良好的記憶力、邏輯分析能力、概括能力和心理素質。   

據北京外國語大學高級翻譯學院的老師介紹,這些素質中有些是先天的,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口譯。因此,外語類院校從招生時就開始嚴格把關。北外高翻學院每年招生60名,首先通過全國研究生入學考試進行篩選,然后在關鍵的復試環節綜合考察學生的語言基礎、聽說能力、語音語調、知識面和反應速度等。  

同聲傳譯   

“同聲傳譯需要掌握特定的技能,會說不等于會譯。比如,別人給你講了個故事,你再用自己的話轉述給朋友,內容可以遺漏也可以添加??谧g卻不行,信息點一個也不能漏,更不能添油加醋,而是經過邏輯組織以后用另一種語言準確復述出來,這必須經過專業培訓?!鄙虾M鈬Z大學高級翻譯學院的柴明颎院長如是說。    

翻譯教學以語言為基礎,以翻譯體系訓練學生的思維和表達能力。目前國內有北京外國語大學、上海外國語大學、廈門大學、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等開設了高級翻譯培訓項目。其中,北外早在1979年就受聯合國和中國政府委托,成立了聯合國譯員訓練部,為紐約、日內瓦等地的聯合國機構和中國各部委培養了一批翻譯人才。后來隨著聯合國譯員職位空缺的減少,譯訓部逐漸演變成了今天的高級翻譯學院。林華就是譯訓部第三期的學員。剛開始練習邊聽邊說的時候,她和其他同學都很不習慣,只要一開口,就聽不見磁帶里講什么了,于是著急起來,越急說話聲音越大。這樣一天下來,嗓子啞得厲害,全班都喝胖大海。過了一段時間,老師開始教給她們一些技巧,比如把主句和從句斷開,培養對發言內容進行預期,以及怎樣在判斷錯誤的情況下很快把話漂亮地說回來的能力。那時,她們連上課帶練習,平均每天做七八個小時的口譯。以至于林華剛到聯合國的時候,覺得為聯合國大會做口譯,3個人一組,每20分鐘輪換一次,比在譯訓部輕松多了。   

實際上,世界最大的口譯團隊不在聯合國,而是在歐盟委員會。歐委會口譯總司僅正式雇用的同傳譯員就有近500名,可以把英語譯成19種語言。歐盟與我國簽訂協議,按照承諾,歐盟每年要為中國培養一定數量的譯員,中國常駐世界貿易組織大使孫振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據參加過培訓的學員介紹,歐盟特別注重語言質量,在意時態用法,以及語言是否通順流暢。由于歐盟成員國的許多公民都懂至少兩門外語,歐委會的翻譯必須譯得非常地道,讓母語國家的人聽得舒服。    

成為一名同傳不容易,同傳的日常工作也非常緊張。武漢翻譯公司,能做同傳的不多。按照國際慣例,會議主辦方一般要雇兩三個翻譯,每15—20分鐘輪換一次。因為這是一份高度緊張的工作,需要在瞬間完成傾聽、翻譯、說出的過程,而人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集中注意力。一位在政府機關工作的會議口譯員告訴記者,同聲傳譯是一種瞬間的思維方式。翻譯聽到一句話,必須立刻記住,然后馬上把它用語言拋出去,忘掉,再記下一句,否則腦子就會因為塞滿了各種信息而炸掉。加上同聲傳譯強調的是現場發揮,一旦砸了鍋就是翻譯的責任,會影響他在業內的聲譽,工作時狀態有多緊張可想而知。   

惡性競爭壓低同傳報酬   

如此辛苦的同傳工作收入多少?一位同傳向記者透露,在北京翻譯一場會議的價格是每人每天5000元,上海是8000—1萬元/天。但北京市場很不規范,價格有時會被壓到2500元/天。   

正因為同聲傳譯身上籠罩著高薪光環,而且這份工作感覺十分體面,很多年輕人紛紛參加培訓,希望能成為一名同傳。但是,這也造成了同傳市場的魚龍混雜。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抱怨說,有太多人聲稱自己能做同傳,加上國際會議本身質量參差不齊,給一些水分大的會議做同傳很容易。有的在校生通過關系拉到了客戶;有的自由職業者用給會議主辦方回扣、幫他們交稅等手段招攬生意。諸如此類的惡性競爭不僅壓低了同傳應得的報酬,也損害了這一行業的服務質量和名譽。無序的市場狀態提醒人們,同傳譯員作為高級專業人才,也應該像律師和注冊會計師一樣,有一個統一的資格認證。   

除了幾所高校高級翻譯學院各自為政的畢業考核,以及社會上各種不辨真偽的翻譯資格認證以外,我國政府現有兩個面向社會的翻譯資格考試,一個是人事部的全國翻譯專業資格(水平)考試,一個是教育部的全國外語翻譯證書考試。這兩個考試尚未普及,也未達成統一,目前國家還沒有強制同傳譯員持證上崗。相比之下,國外的同傳準入機制要健全得多。   

國際會議口譯員協會是一個著名的國際性民間同聲傳譯行業組織,它在中國大陸僅有27人,其中17人在北京,10人在上海。相信隨著對外交往的增多,我國一定能夠擁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同傳譯員和一個良好的同傳市場

。
乐赢彩票